讀著專業科目卻覺得痛苦迷惑,就是因為一知半解、似懂非懂才會這樣吧!就像玩三國無雙沒有地圖,只能在林中盲目亂闖亂走,真會把人搞瘋!一旦靈光一現就突然什麼都了解了,像是穿越原野上的迷霧,來到嶄新的世界;人生也是這樣吧!人因為無法全盤掌握才會感到迷惘,於是偶爾會想像著上帝的視野,俯瞰著地球上的居民,祢一定什麼都了解。
 
身在其中卻感到不解,接受著甫出生時便已決定的制度們默默的生活,什麼是自由?天空沒有極限,我卻在這裡。
 
學生時代就總是東想西想,對於已存的制度感到懷疑不解,這個社會的價值觀是讀書最大,無論何種出身,大家都視讀書為成功的基礎,試問成功的定義?先不管這個,生在農家,父母要你好好讀書為了出人頭地,有錢人家的孩子學歷也不可以太難看,無論什麼樣的家庭,父母們總希望「青出於藍」、「孩子,我要你比我更強。」這一切所謂的成就建立在讀書上,唸碩士、唸博士好像不是志在研究而是志在高位和輕鬆人生?真是詭異。
 
不過更怪異的是回頭想想,所有的人都要唸大學,相信這樣可以擺脫苦日子和下階層的職位,沒有人要做這些辛苦的工作,結果呢?就像拿地基的磚頭向上疊,想像這座樓會越來越高,大家拼命的爬、拼命的爬,不過地基越來越空......,而社會近況顯示高學歷的人越來越多,也越來越沒價值,真是沒意義的奮鬥,大家同樣往上爬,雖然有爬快爬慢爬成功爬失敗,但其實大家還是在同樣的圈圈裏面走不出去,所謂的螺旋歷史就像這樣吧?輕鬆未來取向的社會看起來很有遠見,但真是那樣嗎?而且你喜歡著、享受著那些過程嗎?
 
什麼「不經一番寒徹骨,不聞梅花撲鼻香」真是病態,梅花如果渴望著開放,再寒冷的天氣她甘之如飴,但怕解讀成「你要成功是吧?你要未來輕鬆愉快吧?那你現在就給我拼命去做!死不了做就對了!」就算哪天你真的辦到了這些要求(自己的或是把別人的要求當作是自己的),回首過去的日子只會令你想吐;這個世界有教我們尋找所愛嗎?打從我們出生就失去了選擇權,遵循社會的規定和制度走啊走,小學念完上國中上高中上大學上研究所......行程規劃好了不需要思考,待開啟社會大門之後?我又該依照何種秩序生存呢?依我所愛走嗎?那我所愛的又是什麼呢?
 
不過將這些問題置之不理,世界依然要走下去,就像以前常和朋友抱怨的,古人只要唸國文就好了,我們卻要唸些有的沒的,這就是缺乏選擇權的現實問題,該說幸運嗎?可悲的下一代比我們更缺乏選擇權,因為大人說:生存需要競爭,現在你們的對手是全世界。整個社會都在重視一個虛幻的目標,巴比倫之塔從來沒有真正傾頹消失過:上還要再上、好還要更好,以備考為例,不像檢定有所標準,大考永遠沒有邊界與極限,每個人都在比蠻力,看誰比較猛,可以一鼓作氣衝到最高、衝到破表,總覺得這樣的生活令人很沒有安全感,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設定短期目標(包括考高中大學),不然這段旅程將會使人相當茫然,面對知識的大海亦同。
 
當我提出對這個世界的諸多疑問及不滿,就會被嗆:「那妳又能怎麼樣呢?」「不能怎樣就好好做妳能做和該做的!」這些回應就像大家對於全球暖化的問題會哀哀叫,但總不能好好團結思考改變,當有人自顧自的向前走,也確實在途中得到看似顯要的成果和好處,相信願意停下腳步的人會越來越少,儘管就地球角度看來根本是短視近利,但人就是生命有限,只要在有生之年能過得不錯,身後的事根本也真的不干他的事,這也是世界為什麼無法改變,儘管苦惱,但這就是現實!
 
於是置身在湍急的流水中,不得不隨波逐流,儘管有時會感到痛苦,不過我是那種一旦花錢看的電影不合預期,也不會到網上痛罵,而是盡量回想有所感和欣賞的片段,所以就算是被迫讓浪沖來沖去,也要找出自己比較喜歡或覺得ok的浪頭去衝,這個選擇同時顯示出我那「死皮賴臉的活下去」的精神!哈哈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煌 曦之 的頭像
煌 曦之

~戀心~MOMO CHOCOLATE

煌 曦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