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都在討論,簽署ECFA的利與弊,一邊是積極的推銷,以惡揚善;一邊是盡力的阻撓,大罵政府隱瞞真相:傳統產業會死光光。
 
目前最大的疑慮就是:若是簽署了ECFA,經營傳統產業的人們,將面臨絕大的生存危機,失業率可能飆高,或逼得人口不得不外移到中國去。
 
老師跟我說,現在的情況很像當年蔣經國要建竹科的模樣,當時建了竹科之後,也是死了一堆的產業,但現在的台灣反而是靠科技這一塊在支撐經濟,言下之意,為了長遠的未來,也許簽署ECFA是不得不的選擇。尤其是,若未來亞洲各國簽訂東協時將台灣排除在外,台灣將完完全全地被世界邊緣化。
 
當時我聽了相當的震撼,心底很難受,搭乘公車返家的沿途都在思考,最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:怎麼搞的一個政策一定要悲壯成這樣?好像即將掀起的革命,不留點血就無法成全更美好的世界?
 
這個問題在心中懸掛了很久,只覺得這個世界的種種實在是太複雜,人活著就不免被操弄,實在感到相當悲哀,於是一直很痛苦,對於未來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?能怎麼辦?我一直以來捍衛的民主價值,真的要被經濟的因素給毀滅嗎?被迫臣服在中國的腳下,成為附庸,失去自由嗎?
 
我可以想像簽署ECFA之後,台灣必定會如同城鄉發展那樣,以中國為中心而逐漸的邊緣化,老師跟我說,會去的早就都去了,但是我不這麼認為,如果人們以為中國的機會比留在台灣多,一定會接連的離去,人是這樣一代一代的出生,這代會去的的確已經過去,那麼下一代呢?下下一代呢?
 
在我的心裡,ECFA充滿了如此多的不確定性,夾雜著人民對傳統產業滅亡的恐懼、對民主台灣將消失的恐懼。如果,台灣能夠成為東協的一員,那就絕對不必要簽了ECFA和中國綁在一起。
 
而且,我終於發現了整件事中,最不可積極簽署ECFA的原因,這也是從那天老師跟我聊完後一直懸浮在心上的,那種對於「悲壯感」的疑慮,而這「悲壯感」是建立在「政府確知傳統產業的危機,為了未來卻不得不為」的假設上。
 
假設政府是如此的有遠見,那麼我就要請問,政府甘有針對傳統產業面臨的危機加以處理?像是輔導轉型,或是提供其他的生計補助?如果沒有針對可能產生的連串倒閉、失業危機先行擬定方案,憑什麼積極的簽署ECFA?國內的問題都解決完了嗎?疑慮都消弭了嗎?提出令人安心的計畫了嗎?如果沒有半點心思在思考從事傳產的人們未來該怎麼辦,可以就這樣草率的,拿一堆老百姓的命開玩笑,當馬前卒嗎?
 
那些說不簽會死的是哪些人?想想看,能夠從ECFA中得利的是哪些人?這些人,無論從事什麼大企業,當未來那些因傳產滅亡而失業的百姓流竄時,政府、得利的企業們,你們要負責他們的生計嗎?你會照顧那些為你而死的百姓們嗎?你能照顧得起嗎?到時候照顧不起該怎麼辦呢?把傳產人們感到哪去呢?流到中國貢獻做台勞嗎?
 
在回到老師舉的竹科之例,最使我感到不對勁的是:現在都什麼時代了?還是像當年竹科說建就建,其他人死活我不管的那種鴉霸政府年代嗎?現在,不管是誰當政,把百姓當棋子下,把人民提上前給殺,以換取下一步的勝利,這都是絕對不能允許的吧!再說,簽署ECFA真會有長遠的利益可言嗎?或只像之前說陸客來台多少多少商機一樣,最後又會因當初未認清現實狀況,而和白日夢產生極大的落差。
 
我相信台灣的傳統產業,如同台灣人改進農業的超強能力,也有傲視他國的地方,如果政府硬是要簽,卻又不先提出保障從事傳產人們的方案,就這樣貿然簽下去,那我想到時候還來不及救命,這批ECFA猛藥就先毒死一竿子人吧!再加上種種邊緣化、以商逼政、被吃死死等等的疑慮,我擔心將來台灣不死也半殘。
 
老師說她心中也是很害怕的,但又認為台灣人就像蟑螂那般堅強有韌性,然而,誰都不會想要台灣將來像以色列猶太人一樣,過著四處流竄以維生的日子,強勢歸強勢,韌性歸韌性,猶太人們不都渴望堂堂正正的聚集建立自己的家國嗎?但四散各地,卻是簽署ECFA之後,最可能發生的結果,這樣下去,還能堅強什麼?台灣都不台灣了!這難道不是天底下最悲慘的事嗎?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煌 曦之 的頭像
煌 曦之

~戀心~MOMO CHOCOLATE

煌 曦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